劉錕-雕版印刷
  祥雲代表好運與和平,意圖傳達祥和、生命感、時尚感。雕版刻畫形式呈現的“愛姆喜愛姆”字樣幽默地呈現了MCM的音譯文字。黃鶯-北京皮影戲
  蜻蜓和伸著舌頭的女性側臉形象都來源於其作品“嬗”,斑駁而明暗有致的色彩再現皮影的魔幻世界。徐華翎-南京雲錦
  用毛筆絲線圖案勾勒出的孔雀圖案,猶如織布機上繁複的推拉排布,再現了雲錦複雜的製作,訴說中國古老工藝之美。高瑀-龍泉青瓷
  以骷髏形象寓意著千年來為創造宋代單色釉瓷器的技師奉獻自身而達到的巔峰:青如玉、明如鏡、薄如紙、聲如磬。杭春暉-涇縣宣紙
  將傳統工藝與當代摩登形象相融,以藝術家本人早前作品中廣為人知的小熊形象來展現穿著圍裙的造紙技師形象。黃鶯與藝術家交流皮影的製作工藝。
  進入另一個世界
  本次MCM為藝術家擬定的五個“非物質文化遺產”參觀項目分別為龍泉青瓷、涇縣宣紙、北京皮影、雕版印刷和南京雲錦,“參觀哪個由我們自己選。”藝術家杭春暉說,他選擇了去安徽省涇縣參觀涇縣宣紙的製作過程,“因為我常用宣紙做作品,出於對工作材料的好奇心,想去源頭瞭解一下它的製作過程。”於是在這趟探訪之旅中,他眼見了一堆陌生的材料如何漸漸變成自己熟悉的事物,“有種瞭解到它們前世今生的感覺。”
  而藝術家黃鶯選擇了瞭解北京皮影的製作與歷史,“從去年年初開始陸續和幾位手工藝人有互動,通過多次拜訪去瞭解他們的生活、創作細節,並非參觀一下就完事。”所有的參觀和談話黃鶯都做了詳細的筆記,給她留下印象最深的是一位在本行頗有威信的六七十歲的手工藝人,“他就坐在房間里,周圍牆上、桌上、箱子里都是在不同年代收集的與皮影有關的圖畫、資料,身處其中有一種小小的魔幻感。”黃鶯說。這位老人身體不太好,但非常樂於翻找出各種東西放到來訪者手中,再細細講解相關的背景知識,他們生活在與時代脫軌的世界中,執著、熱愛和堅持著祖祖輩輩傳下來的技藝,並且傾註了畢生的精力。
  黃鶯對整個合作是這樣理解的:她要做的是消解古老的傳統皮影戲與現代時尚之間的距離,用美麗的方式將艱深轉化為愉悅。對於那些針對藝術家跨界時尚設計的質疑聲音,她說:“時尚是一個很好的載體,可以起到普及古典文化與藝術的作用。”
  從非遺到摩登絲巾
  各位藝術家的探尋之旅前前後後都延續了半年甚至更久,然後則開始了沉澱、思考以及創作。從跨界設計的角度來說,這樣看似自由的半命題作文其實並不容易交卷。怎樣將藝術創作語言轉換為產品設計語言、怎樣為古老手工藝賦予一個不違和的現代語境、怎樣恰如其分地將MCM的德國文化與中國文化融合、藝術家自身的情感和思想如何安置……甚至絲巾本身的一些特性,都是需要考慮的問題。在黃鶯看來,設計師更多註重外在、時尚的東西,而藝術家要註入更多的情緒。
  “MCM在設計方面給我們的空間很大,態度也很嚴謹,要求我們一定不要生搬硬套參觀的內容。”黃鶯說。她一共交出了三個設計稿,其中兩個加入了比較明顯的皮影形象,最後品牌選擇了第三個——沒有明顯的皮影元素,紫紅色調極其夢幻,搶眼的蜻蜓之下,四個女性的側臉若隱若現,而皮影戲中的人物頭臉,都是製作成側臉的。
  杭春暉的設想一度是借用宣紙“無色、無形、無味”的特性做透明概念的絲巾,然而這樣過於含蓄的藝術手法並不適合絲巾的商品屬性,於是他退回到圖像這一設計手法,將從紙漿池子里撈紙的工具直接圖像化,並讓自己作品中標誌性的小熊穿上了工人服裝。“考慮到絲巾會被摺疊,我將圖案做成了四方連續的結構,這樣折起來也基本上不會破壞圖案信息。”
  之後,五位藝術家分別戴著自己設計的絲巾進行了大片拍攝,MCM也特別邀請藝術家陳維為文化遺產之旅特別絲巾拍攝了動人的影像,從這些照片,我們能解讀出傳統、藝術、時尚三者碰撞出的各種可能性。
  以皮具最為著名的德國品牌MCM推出絲巾了!有意思的是,五款各具風格的絲巾分別出自高瑀、杭春暉、黃鶯、劉錕、徐華翎五位中國當代藝術家之手,他們兵分五路對五個中國傳統“非物質文化遺產”發源地進行實地探訪,將獲得的靈感與自身藝術作品結合,設計出融匯傳統文化、時尚與中國當代藝術的絲巾,這也是品牌對全球移動式生活方式的一種推廣。
  本版採寫/新京報記者 陳曉  (原標題:MCM 傳統非遺印上摩登絲巾)
創作者介紹

教練alvin

ex18excjf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